您的位置 : 首頁 > 研究分析 > 理論研究

“一帶一路”PPP機制 為民營企業發展提供巨大機遇——孫曉霞會長在民營經濟創新發展論壇暨民營企業融入“一帶一路”峰會上的講話

時間:2019-02-27    
【字體: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早上好!非常高興回到大連,參加民營經濟創新發展論壇暨民營企業融入“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我代表中國國債協會和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一帶一路”PPP發展研究中心,對論壇的召開表示熱烈的祝賀!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開放發展,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要“發揮絲路基金作用,吸引國際資金共建開放多元共赢的金融合作平台”。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推動形成全面開放的新格局。民營企業如何把握好機遇,加入“一帶一路”的建設中來,是值得我們深入探讨的課題。下面,我主要談三方面看法:

第一個看法,“一帶一路”建設是曆史的選擇,PPP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帶一路”倡議是國際合作發展新戰略,更是一種可執行的行動方案。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商、共建、共享”發展機遇,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健康平穩、高質量發展,既是現實的需要,更是中國在“以鄰為友”的外交政策和價值觀下的必然選擇。經過5年的共同努力,“一帶一路”倡議已經逐漸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願景轉變為現實,取得了積極的成效。直接投資方面,20181-11月,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對5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29.6億美元,同比增長4.8%,占同期總額的12.4%對外承包工程方面,2018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3640份,新簽合同額904.3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48.8%;完成營業額736.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53.4%互連互通方面,截止到目前,已經有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訂了合作協議。聯合國大會及安理會等重要會議決議裡,也納入了PPP建設的相關内容。“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共赢的原則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與充分認同。

PPP成為“一帶一路”這一宏大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方面,PPP模式成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重要推動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部分是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上有着巨大的投資潛力和空間,對于雙邊項目,如果各個國家隻是單打獨鬥的話,很難完成這些項目,需要更多的社會資本參與到這些基礎設施的項目發展,而PPP機制能夠幫助吸引一些全球高質量的投資者。截至20174月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PPP項目超過800個,總投資逾5000億美元,涉及油氣、電力、安居工程、通信、交通運輸、水利和采礦等領域。另一方面,随着我國PPP制度體系的逐步完善和PPP市場的逐步發展,我國在PPP領域的政策發展、規範标準、制度框架建設等方面處于國際先進水平,以PPP為抓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分享中國PPP理念和經驗,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傳統走出去模式面臨融資難、風險高、層次低的困境,PPP模式可以有效緩解上述困境,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PPP是國際認可的成功模式,可以為民營企業打開“一帶一路”建設的大門鋪路在宏觀層面,PPP是“政府治理方式”的一次革新,有助于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國家治理”的概念,表明政府與社會、公衆關系定位的新的變化,也表明了政府職能和治理方式的新變化。通過PPP模式提供公共服務,政府要從“管理者”變為“監督者、合作者”,更加注重“按合同辦事”,更加注重平等協商、公開透明,有助于解決政府職能錯位、越位、缺位問題,推動從“國家管理”向“國家治理”轉變,牽引推動行政體制改革、财政體制改革、投融資體制改革。這在宏觀層面上為民營企業加入一帶一路項目提供重要保障。在微觀層面PPP模式的理念在機制上為項目的可持續經營提供保障PPP強調“物有所值”的理念,要求投資者不僅僅是為項目提供投資帶來資金,更要帶來先進的技術、管理理念和運作的能力。PPP模式的項目全生命周期解決了企業走出去的層次低的問題。在PPP模式下,企業不僅負責項目施工,還要介入到規劃、運營等價值鍊高端,不但能獲得長期穩定利潤,而且能夠帶動我們的産品、技術、管理走出去,在當地持久顯示我們的影響力。PPP模式的“激勵相容”和“風險共擔”等特點和要求,都為項目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制度和機制保障,進而也是為民營企業參與到一帶一路項目建設提供制度和機制保障。

第二個看法,“一帶一路”呼喚更加多元化的投資主體,尤其需要民營企業的參與也需要更多的國際組織和金融機構的參與。

吸引私人資本的參與是國際基礎設施融資的重要原則,也是“一帶一路”努力的方向。基礎設施由于規模大、周期長、風險高,很少有金融機構能夠獨立承擔。從國際上來看,基礎設施融資一般有公共部門、國内外私營部門和公私合營(PPP)三個渠道,其中公司合營(PPP)是目前較為常見的基礎設施運作模式。根據亞洲開發銀行(2017)的數據,當前,亞洲發展中國家所進行的基礎設施投資中,公共部門提供了超過90%的資金,占GDP5.1%,遠遠高于私營部門的比例(占GDP0.4%)。而對于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中國企業,其融資往往過度依賴中資銀行,長期來看既存在資金壓力,也面臨較大風險。随着“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發展和推進,需要進一步拓寬“一帶一路”建設資金來源,建立市場化導向的多層次融資體系。民營企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将赢得巨大的參與空間和機遇。

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中國非公有制經濟在中國的發展建設中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改革開放40年來,民營企業蓬勃發展,民營經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可以說,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内生産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中國的民營經濟已經成為推動中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成為創業就業的主要領域、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國家稅收的重要來源,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政府職能轉變、農村富餘勞動力轉移、國際市場開拓等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一帶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時代潮流中,民營經濟也同樣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在吸引私人資本參與基礎設施融資方面,國際上形成了行之有效的成熟模式,PPP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基礎設施建設具有周期長、資金需求量大等特點,需要充足的金融資源和有效的融資市場提供支持。這個特點決定了民營企業參與有困難。雖然困難,但也并不是不能參與。PPP的理念和機制,給民營企業參與提供了機遇。國際上有民營企業參與PPP項目的成功先例。據世界銀行PPI數據庫統計,目前全球有4%的項目由社會資本發起。從國際基礎設施融資的發展來看,既有歐美以“銀團貸款+發行債券” 為主的模式,也有日本以“政府主導+民間參與”為主的模式。雖然由于國情不同,各地區對于社會資本發起PPP項目的政策差異較大,但有一點我們要堅信,就是民營企業也可以發起項目。關鍵是我們要結合“一帶一路”的情況和中國的國情,結合民營企業自身的特點,尋找好切入點。

民營企業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的時代潮流,是進一步提高民營企業地位和眼界的機會。對于民營企業來說,對“一帶一路”理念的學習、認可和實踐,是一個參與到更高層次建設中的機會。同時,“一帶一路”建設五年多的經驗與實踐,使民營企業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擁有很好的後發優勢。開發性金融的示範帶頭作用給民營企業資金的加入、發揮商業銀行為私營部門融資提供了很好的先行示範效應,為後續的加入提供了參考,讓民營企業能更加有底氣地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目前,PPP中心的示範項目庫裡,有足夠量的PPP示範項目,四批共計990個、總量超過2.2萬億的,體現出PPP市場發展的動能,表明國家對于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願望及對PPP模式的推廣力度,積極引導各類投資人參與的願景,增強投資企業的信心。

更加多元化的投資主體也需要更多的國際組織、金融機構參與。撬動國際私人資本,在私人投資者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充當橋梁和紐帶,以進一步提升項目的建設質量。相比而言,由于歐美國家的金融深化程度更高、直接融資市場更加發達、大型銀行介入金融市場的經驗更加豐富,歐美國家在運用直接融資工具時更加熟練和頻繁。這也為中國民營企業進一步與國際金融機構合作提供了機遇。

第三個看法,PPP機制下民營企業走出去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

要把握好風險與收益的關系,設計有效的風險分擔機制。我們要意識到,“一帶一路”的項目,基本都是連接性的項目,需要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連接性的項目能夠帶來巨大的經濟效應,特别是能夠促進相關國家之間的貿易、交流。同時,也提出了更大的挑戰,各國的标準都不一樣,對于每一個采購的國家都要求與政府有很好的合作。因此,我們要把握好風險與收益的關系,設計有效的風險分擔機制。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參與PPP項目,有赢的機會,也有輸的風險。風險分擔看不清,誰敢往裡投?“一帶一路”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共建”是對一個企業資源整合能力的考驗。投資企業要充分構建和擴大PPP模式中的夥伴關系“朋友圈”,充分發揮合作夥伴的優勢,共同分享利益,形成利益共同體,降低投資風險。注重與當地利益相關方的合作,在項目裡實現互惠共赢,使投資環境可控、項目穩定可持續發展。合同需要基于風險和回報相匹配的激勵原則。隻有做好了“共商、共建、共享”,共赢才能水到渠成。

要做好“一帶一路”建設研究,對市場和風險要有很好的研究與預判。亞洲開發銀行(2017)、彙豐銀行(2017)等研究顯示,發展基礎設施的主要障礙并不在于資金缺乏,而在于私營部門投資者難以識别真正可投資的項目。把握PPP機制的機遇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既要研究PPP機制,也要研究區域政治、區域發展,還有國家政策等,對政治風險也要有很好地研究與預判。“一帶一路”國家投資環境各不相同,政策和法律風險高。有些國家具有PPP項目的法規政策和标準化合同文本,但合同文本可能不健全不完善難以保障投資人的利益;有些國家沒有PPP項目法規政策和标準化合同文本,每個項目都需要單獨和政府談判;有些國家沒有統籌财政能力實施PPP項目,導緻國家債務風險較高。要做好資金融通的結構化設計。目前,國家為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疏解民營企業的融資困局,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更是有“一帶一路”的支持性貸款。但是所有資金在選擇時都會考慮風險。做好結構化安排,才能在政策支持的情況下,真正融到資金,建設好項目。雖然現在各個機構的研究報告和成果很多,也在推廣PPP項目流程和文本的标準化,但是我們民營企業也需要有自己的研究,作出自己的判斷,才能更好地利用好“一帶一路”PPP機制的機遇并直面挑戰。

一帶一路倡議上推廣和應用PPP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有堅韌不拔的努力精神。“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普遍偏低,市場環境、政治環境等都比較複雜,對項目未來的預期收益很難把握,在做投資選擇和項目設計時,需要考慮非常多的因素,需要較長時間且需要不斷根據實際情況進行修正和完善,難度較大。基礎設施建設自身的特點決定了PPP項目金額大、周期長、風險高、收益不明确,無論是否一帶一路國家,都同樣面對這樣的問題。PPP項目是一個長周期回報項目,一般為20-30年,而二三十年的時間裡,經濟有可能經曆了幾個周期,風險和收益的不确定性相對較大。推行一個理念、一個機制本身就不是輕而易舉的事,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一個大家認識逐步提高的過程,得有不忘初心、堅持到底的精神去做。

 

各位專家、各位來賓,從國際角度看,“一帶一路”沿線的60多個國家44億人口,存在不少在世界範圍内最貧窮、最落後、最封閉的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内涵,是通過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資金融通,推動沿線國家和人民能夠從經濟全球化的邊緣地帶,逐漸進入到全球化的主流地帶,幫助這些國家實現經濟增長。中國企業已經在“一帶一路”沿線20多個國家建設了56個經貿合作區,涉及多個領域,累計投資超過185億美元,為東道國創造了近11億美元的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這些國家經濟的增長也通過國際貿易等方式,反向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沿線國家在中國對外貿易中的角色越發重要,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7年,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進出口總額達近7萬億美元,與相關國家貿易增速高于中國對外整體增速,成為推動我國外貿加速回暖的重要力量。民營企業是“一帶一路”貿易主力軍,貢獻了43%的貿易額[1]。我們期待“一帶一路”建設中,看到越來越多我們民營企業的身影。

謝謝大家!


[1] 數據來源《“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8)》、國家發展改革委。



協會簡介

協會領導

協會章程

協會結構

http://m.juhua722245.cn|http://wap.juhua722245.cn|http://www.juhua722245.cn||http://juhua722245.cn